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西安股指配资
当前位置:首页 > 西安股指配资

西安股指配资:杨燕绥:建议基本养老金全国统筹 第三支柱西学中用

时间:2019/1/12 18:20:46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73  评论:0
内容摘要:1月12日,《建立中国特色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制度》成果发布会(中国社会保险学会2018年度重点课题)暨第三支柱养老金理论与实践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会议由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主办。新浪财经为媒体支持。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燕绥发表主题演讲。她表示,考虑到中国地域经济状况的差...
 1月12日,《建立中国特色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制度》成果发布会(中国社会保险学会2018年度重点课题)暨第三支柱养老金理论与实践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会议由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主办。新浪财经为媒体支持。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燕绥发表主题演讲。她表示,考虑到中国地域经济状况的差异较大,建议基本养老金尽快实现中央层面的全国统筹。

  目前我国的养老金替代率还不到40%,而欧美部分发到国家能达到120%。从全球范围看,美国的养老第三支柱体系结构相对较好,美国的经验值得借鉴,但是美国的东西不能照搬,因为中美两国的各方面差异较大,所以养老第三支柱的建设,也需要“中国化”。

  以下是文字实录:

  杨燕绥:各位朋友,下午好!我2000年开始办养老金论坛,到2010年,十年办了12期。当时想告诉养老司长(江开平),养老金有三个支柱,中国该建第二个支柱了。当时告诉孙建勇,人社部社保司(尤司长),你们两个联手打造受托人。第二支柱不是财政担保,是需要受托人。告诉当时税务杨司长,税制是可以改革的,延期征税是积极应对老龄化的办法,这些都达到目的了,也完成了几本书。当时想解决一个问题,是因为我在留学的时候,世行专家我的导师都告诉中国,千万不要耽误时间,一旦中国国企改革下岗工人视同缴费工龄这个转制成本对接人口老龄化,就是劳动力市场路易斯拐点,中国的问题就麻烦了。

  那这个拐点我后来测算了,我们团队测算是在2012年,从那年开始,我们劳动人口以每年700万的速度在减,我们60岁以上以800万速度在增,80岁以上的人以一百万的速度在增,这个拐点发生在2012年。那到今天我们遇到了转制成本没有解决,人口老龄化第一阶段快过去了,马上进入深度老龄社会了,中国怎么办。

  我们过去的十几年,我们的工作是徒劳的,别人不是,起码我自己觉得是。我办了12期停下来了,因为该讲的问题多讲了,有几本书也留下来了,现在真正想跟大家说的,我们真的进入了两个风险合到了一起,转制成本人口老龄化,真的两面楚歌一块来了,怎么办。所以我今天主要跟大家说的是这个,养老金融创新。

  那怎么办,一分理论,我们在座的有一些学者,三分政策,通常是坐在第一排的人,六分执行是在座的大家,后面坐着这么多的精英,我们需要创新。人口老龄化不是一个社会老化,就是说农业吃饱饭人活到40多岁,我们整个风险管理,财务规划40多年,那时候不需要规划。工业革命活到七八十岁,人们开始规划了,但是投资健康之后人均寿命一百岁,我们怎么办,我们需要按照健康长寿消费需求,和约束调整组织我们的生产分配,流通,消费,我们追求两个问题,供需要平衡,代际要和谐,这就是我们今天面对的问题,所以我们怎么办。

  现在大数据其实告诉我们,人口老龄化分三个阶段,进入、深度、超级,它面临的问题是不同的。但是不能悲观,我们同时大数据也看到了,按照人口结构的变化,人均GDP在增加。随着人均GDP增加,盘子大了,卫生支出也在增加,从6%,8%一直到10%,所以这就形成了健康财富,每个人都有健康年,健康生命,那么这里当然包括养老金。所以我们准备在这样一个作为金融创新,不仅仅是风险管理,我同意刚才商秘书长讲的社会资源的重新的配置,这是很关键的问题。

  那面对人口老龄化,我们说,我们要应对它就是两个人口红利,这个不是过去的人口红利,降低劳动力成本,欠帐的今天要还的。我们说的两个人口红利是当人们在劳动年龄的时候培育人力资本,所以这个人力资本,我们提高生产力,科技推动经济,14亿人口的中国,完全可以经济自主也能够自力更生,我们先提高我们的科技,这就是今天对美国的关系。

  我们就需要我们身心健康,良好的知识结构比高学历重要,薪酬结构覆盖一个人的生命周期,尽快使年轻人解决养孩子买房子进入财富自由拐点。一旦进入财富自由拐点,到时候两份收入,一份劳动收入,一份资本利得,两份收入才能够解决两个阶段,那就是第二个拐点退出劳动力市场。什么时候退出劳动力市场,财富自由了,终身可以自立才有资格可以说退休,才可以说颐养天年,颐养天年可以买单,我们在座的年轻人的工作才有了那份薪酬,这样的薪酬结构要覆盖一个人的生命周期。这样的进入老年有良好的资产结构,良好的资产结构有好的消费模式,甚至可以纳税和投资。可以用消费拉动经济,所以我们现在的策略就是怎么去从个人到企业到国家,我们怎么去实现两个人口红利应对我们的百岁人生。

  那么接下来作为资产结构来讲,西方OECD国家的比较就是这样,当你步入老年,靠年轻人交税来发养老金转移支付,还有忘掉年龄自己总是有劳动和经营收入。第三就是资本利得,这个资本利得不是房产是养老金帐户。那没有能力给我们每个人实实在在的建立养老金帐户,那我们就失去了到老年获得资本利得的机会,所以我们需要创新。我们已经两个风险对接了,我们耽误了很多时间,所以我们现在需要用创新的精神来挽回这个损失。那创新,需要与实体经济进行金融体制和工具的创新。刚才我们说到刚性需求,这种需求其实已经给我们供给带来了深刻的影响,它在影响着中国的实体经济。

  在这个过程中,两个金融创新已经刻不容缓,一个是国家养老金的运行机制,我看到网上有论坛说,中国没有养老金理论,其实是没有研究养老金,养老金是有理论的。第二就是医养结合,人均GDP增长,卫生支出增加了,这么大的健康财富到底买什么,这么大的卫生支出到底买什么才能形成财富,财富是有价值的,都弄到三甲医院做手术挽救生命是没有多少价值的,所以医养是最需要创新的,对中国刻不容缓,甚至是挽回我们失去的时间必由之路,我们可不可以这样理解金融创新,涉及到资源的配置,资本的运作,风险的管理多方面。

  我们已经过去的工业经济,土地和金融资本的结合,打造了银行,保险这样的工具,支持了技术革命那是过去的事情。如果今天还停留在银行干什么,保险干什么那就是工业革命时代的产物。那我们今天面临的是健康经济,我们需要将公共资源,社会资本很有效的结合,今天的小企业一直在说银行贷款不够,但是本身面对的风险,让银行很尴尬,我们看看其他国家,小企业创新,他们用的资本不是从政府那儿要的,也不是银行来的,很多是社会企业积累起来的,而我们却没有。作为我们现在来讲,怎么打造国家养老金和医养PPP,支持社会经济发展,我们土地国有,我们公共资源可以很好的配置,别的国家没有的好处,甚至我们今天发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那公共资源能不能很好的配置,我们社会资本能不能很好的配置,这是我们要面对的非常大的问题,也是我们走出刚才两面楚歌的困境,我们的丰富资源。

  有人说,没有养老金的理论,不是的。其实我们看,养老金它要面对人口结构的时候,在进入老龄社会的时候建制度,全覆盖保资本,我们还差两年没有做到,政策全覆盖实际没有做到,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到了深度老龄社会调结构,第三支柱就是没有形成,后两个支柱差的很远,任务很重,还有三年的时间,到了超级老龄社会强调社会合作,那是全面的社会综合的系统改造,我们现在只能遥远的看看美国日本他们在干什么,其实养老金在每个阶段该干什么它是很清晰的。这时候国家干什么,企业干什么,个人干什么,三支柱,政府养老金财政担保,法定计划保基本,企业职业养老金,用的是企业成本,是合格计划做补充,个人养老金是一种个人家庭收入安排,它也是一个合格计划作为补充,所以鸡蛋不放一个篮子里,我们可以放三个篮子里,一个国家的养老金必须有三个支柱,只有政府养老金等于这个国家没有这个养老金,必须是三支柱这就是理论。

  那么三支柱随着老龄化的过程中,建制度调结构促合作,此消彼涨,进入老龄社会制度比较完善,我们到2020年还有一年,到2022年进入深入老龄社会还有两年,其实挺着急的,坐在第一排的人应该着急,尤其上午坐在第一排的人应该着急。

  那接下来调结构我们大家共同努力的,当你第一支柱建立的时候,启动第二支柱,所以2000年我们第一次召开企业年金论坛,那时候就开始启动了,04年就有了法规,与时俱进事做的很及时就是没到位。那么到你第二支柱调结构的时候第三支柱就启动了,到了进入超级老龄社会三个支柱一起动,全社会合作,所以它是一个此消彼涨的过程,老龄社会越严重,政府养老金其实是替代率是下降的,要想养老金重组就是第二第三支柱做起来,这是有时间表的。

  作为最后形成一个由国家人社部门统一的信息平台和监督机制,形成统筹上解决第一个问题,集体和个人帐户解决第二个问题,这里从理论到分工运行机制,此消彼涨和操作平台这一章课件是完整的,谁说中国没有养老金理论,那是因为他不研究养老金,这个很清晰了,但是从时间表上看我们真的很紧张了,现在迫切需要建立这样的平台。

  从去年,国家把医疗保障从人社部拿出来,中国的人社部像英国的就业和养老金部。英国到关键时候才把社保部取消了,社保部变成了先说工作后说养老金,一个工作不足的人是没有资格面对养老金不说话的,很明显,那我们中国去年的体制改革,医疗保障拿出去了,医疗保障局一个药价一个谈判非常漂亮打完第一个战役,那剩下人社部门干什么,就业养老金就两个问题,所以搭这个平台从就业开始说到养老金,这个平台就该他搭,别的部门没有资格来挑战,事情很多了,各个部门干自己该干的事情,到底干什么,别再因为政府部门部门利益之争,把平台打造不起来。那保险银证做了一些平台非常好,因为我们国家的保险业都是传统式的操作,这个过程做了很多业绩,但是也有一些欺瞒拐骗的,其实给老百姓(46.180, 0.67, 1.47%)感觉不太好,这是没有资本做养老金的。那我们保信自己做了一个信息平台非常好,但是这个平台绝对不是管全国养老金的平台。因为这个平台最后要做到所有养老金所有税收统一信息来核算的,这真的是人社部必须要做的,别的部门抢,那是部门利益想寻租,人社部不做那叫不作为,我们没有时间表了。

  那再接下来呢,我们看看我们说,美国的结构,其实是最合理的,所以在三五年搞了联邦统筹养老金,八九年西德东德合并了养老金,一个社会合作的大家庭,中央政府必须有一个基础养老金,否则很难经济平衡,社会公平,人员合理流动,这是个必要的公共体,所以美国的结构其实最合理。那我们看一直更新到2018年第三季度的数据,你看它的情况31万亿的养老金,公共养老金,私人,包括职业和个人帐户的,它的比例是什么样的,这些数据我就不讲了,所以才可能一个一直工作的人,最后退休,他的养老金可能超过他最后的工资,他能达到替代率120%,而我们玩了命的也就40,中国做到40,其实里边有两个陷井,一个是支付139个月等于大家活平均寿命71岁,我们现在78岁了,那七年负债谁管,我们回报率8%的钱从哪儿来,我们牺牲这么两大东西才做到替代率40%。

  其实我也同意李处长讲的,第一支柱是个权益问题,不仅仅是资产,而第二第三支柱才是拿资产来说话的。所以,我们说要创新,从理论到学者,从理论上说有一些关键词,我想说信托,其实英国19世纪个人信托,真的是那些事业有成的人走到全世界都能放心他的资产谁管理,打造的大英帝国,一个经济的帝国。二是当这个信托文化到了美国变成了公司,美国的公司打造的机构投资者,打造了资本市场的稳定和文化,创造了经济大国。我们中国社会主义国家,土地国家所有,土地怎么办,现在分给农民,农民早就用上手机了,他怎么自己生产呢,我特别强调我们中国的土地要走向信托,那我们养老金和我们医养事业也能够走向信托,所以我觉得,中国能不能走出21世纪中国的社会信托,那跟英国和美国是不一样的。

  那我们来完善我们这样的经济大国,中国的经济大国已经让美国很害怕了,你再稍微强一点就更害怕了,但是路要走的正,这样的社会信托是政府和公共资源,市场和社会资源,个人和家庭资源共同来打造的系统,所以最后,我想说,我们创新之路,这是理念。我们面临着国家养老金的金融创新,一个是中央统筹我们怎么办,时间表上看还有三年,我们进入老龄社会,职业企业年金黄金时间已经过去了,职业企业年金不算了,用财政的钱,企业年金是企业的成本,它的发展需要一个是企业还可以包成本,还可以收益还有高回报。可是我们今天面临的企业是短期化,低成本的,我们面临的低收益时代,两个都没有了,所以第二支柱的发展,虽然04年出台了法律,但是我们与时俱进的改革,但是效果不佳,原因就不说了。黄金时期已过怎么办,大家都把希望放在了个人养老金,因为个人养老金是个人终身财富固定资产+金融资产都可以配置的问题,所以放在了第三支柱弥补我们前面两个,否则将来政府的压力太大了。

  美国的结构最优,美国的经验值得借鉴,但是美国的东西不能照搬,因为我们的社会基础太差,所以我们面临的问题很多。我想下面就不展开了,我们面对的问题在我们前期的研究测算也给政府建议,中央统筹养老金其实两大挑战,第一税率,如果能夯实费基税务征缴,如果不夯实费基,不做统筹养老金这样的重大制度改革,税务征缴很难接入。因为原来社保征缴,收支是有压力的,必须玩命,系统很难。如果我们真的建中央统筹养老金,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年,我们国务院第一个生产的公共品,以前国务院只是点菜和买单,但是这个东西生产出来它得买单了,这时候税务征收才真正能启动。另外夯实费基,税务增收,我们希望转制成本转化为国家的费率4%,大家刚才都讲了风险管理,不确定就是风险,确定就不是风险了。一个费点2018年就是18000亿,4%是八千亿。其实2018年大家看看财政补贴不止八千亿,所以把这个固定下来,财政按理率筹资就不是风险了,我们职工个人也交4%,我们把企业的费率降到10%和12%是可以的,夯实费基20个费率是足够的。

  第二是建国家社会保险局。建设医保局之后,过去半年成绩是非常大的,因为力度是有的,没有这样一个国家的社会保险局,基础养老金是公共品也需要生产,机器在哪里这样的局建立,从地方,从基层信息管理到地方的调剂到中央的顶层设计,三级政府给它拴的牢牢的,谁也别跑,这里不能发生债务风险。其实我们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这两个问题。

  企业年金我们现在面临的是腾空间,第一支柱腾了空间,第二支柱企业可以得到8%,各个企业情况不同怎么自主选择办企业年金,我们企业职工50%达不到有企业养老金,职业年金是不安全的,这里新的养老金是巨大的社会风险。那么个人还有4%强制进入。接下来就是用存量,按照个人生命周期应该先买房后存养老金,职业年金企业住房公积金打通存量改革。第三放活个人,企业有年金的我加入了,经济不好企业不交我自己可以交,我换一个地方,这个企业没办,但是我已经开户了我照样交,我把这个方案给了深圳,政府正在研究,放活个人,改机制,我们现在依赖法规和互联网降低门槛和简化流程,当年设计企业年金制度的时候,没有法律,没有信息系统,所以只好用法人隔离,所以那个隔离是比较重叠高成本的,现在我们有法律和信息系统了,我们可以降低门槛,简化流程,甚至是审慎人监管制度,那么接下来优管理,降低成本,资产配置,减少波动率,稳定受益,这是大家后面要谈的。

//s3.pfp.sina.net/ea/ad/4/14/dee18e130fe3efd4c7ca765e4696c4d3.jpg
  最后是个人,作为个人养老金,我们想一想,政府养老金一个管理者,企业年金一百个管理者,个人养老金十亿拥有人,将来大家都会有,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作为个人养老金,我同意刚才很多人讲的,延税型只是其中一个启动,我们要放开,因为政府养老金就是靠税收,但企业养老金不是靠减少利润就是靠增加成本,个人养老金可以三代人的财产,可以包括金融固定资产,它的资源是丰富的。我同意大家说的,我们从延税型开始做起,把平台一旦打造起来放开,延税型针对的是中青年有房的人口,针对老年人没有用,所以我们说补贴型针对大龄和老龄人口,现在无法对接是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城乡居民本来就不是养老保险,个人弄了个人帐户,存一百块钱,上面全是政府补贴,没有跟政府对接,对接城乡居民养老,上午有人建议88块钱可不可以变一千块钱,不就是一百多亿吗。接下来鼓励型,我们政府建立审慎人监管制度,有养老金资格的审慎人,他做其他都可以,比如消费养老,但是先消费后养老,但是不能什么人都做,不能纳有企业年金,有社保基金等等管理资格的人他们可以做消费养养老金的监管机构,政府只要对这个资格审查就可以了,我们就可以把各式各样的养老金都做起来了。

  后面的主题是陈行长,他就在银行可以做的范围内自己做养老金,得到了那么多老人的信任,养老保险的产品占到银行资产的那么多的部分,真的是审慎人发挥了巨大的才能,这就是下一个演讲人陈行长的经验,我们要把个人养老金做大做活,解决我们前面的两个尴尬,最后是这样的信息系统,我们希望它早一天建成,谁也别当拦路虎,早一点给老百姓干出来,谁当拦路虎谁要犯错误的,谢谢大家。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义乌信德配资)

闽ICP备12010380号